中文版|English

服务热线:4008878707
最新信息: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徽商 > 科研成果 >

对我国期货行业创新发展对外开放的几点思考

作者: 日期:2013-08-16

徽商期货董事长    吴国华

  今年四五月份,我们在中国期货业协会的统一组织下,认真学习考察了美国期货市场。在此期间,既有理论学习、小组讨论,也有市场考察、机构参访,农场调研、互动交流。可以说安排周密,生动活泼,丰富多彩。对于我,收获颇丰。一路走,一路学,一路感慨,一路思索。现借此机会,略谈几点,以供参考。

  一、全员创新与顶层设计

  期货交易是1848年由美国芝加哥的82位商人创造发明的。上世纪70年代,外汇期货、股票期权、长期债券期货产生;80年代,外汇互换、利率互换、期货期权、利率互换期权产生;还有信用衍生品、能源衍生品、天气衍生品等,这些都是在美国产生的。这些创新都有一个特点,都是在基层,由投资者、期货经营机构、期货交易所在经营实践过程中,不断满足市场新的需求,不断解决问题,不断发现新的问题,逐渐丰富了期货以及资本市场的层次和结构。下一步美国的资本市场还会产生什么?

  “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这一机构的诞生,在全球可以说是独一无二,是被美国人赞赏甚至可能会效仿的一个重大创新,这也是我国期货市场一个很好的顶层设计。

  我国期货市场应该让全员创新与顶层设计相结合,让每一家期货公司和交易所,甚至这些经营结构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积极思考,主动创新;让实体经济的每一位参与者,也自觉研究解决风险管理,争取定价权等一系列问题;让大家对待创新像对待自己的工作职责,对待自己吃饭穿衣一样,这样的期货机构、期货市场一年年发展下去,自然会一天天强大起来。

  二、公开上市与员工持股

  CME是世界最大的期货交易所,每年接待来自80多个国家近10万人参观学习。CME集团是世界最大的受监管外汇交易市场和全球第二大外汇电子交易市场,是世界最大的能源市场,提供美国最广泛的商品期货与期权交易。在其发展进程中,最为关键的两步是公司制改革和上市。2002年,CME作为第一家上市的美国交易所公开发行股票,2007年并购CBOT,2008年并购NYMEX。CBOT也是于2005年公开上市。洲际交易所(ICE)于2000年成立,它一成立就是公司制期货交易所,目前运营三个受监管的期货交易所、两个场外交易市场以及五个受监管的清算所。“ICE美国期货交易所”是美国第二大衍生工具交易所,2007年收购NYBOT;“ICE欧洲期货交易所”是欧洲最大、世界第二大的受监管能源期货交易所。ICE同样也是因为2005年上市以后,不断壮大实力获得充分发展的。盈透证券(Interactive Brokers)是美国最大的经纪商之一,在全球19个国家100多个市场中心提供电子交易。通过一个账户即可以进入股票、期货、期权、外汇、债券、差价合约(CFD)和基金的交易。盈透证券集团公司是上市公司,公司员工持股占80%以上。著名的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可以在全球50多个交易所进行交易。高盛公司已经上市15个年头。

  到目前为止,我国的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还没有一家上市。期货公司作为金融机构,管理层和员工持股仍然存在障碍。增强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增强国际市场竞争力,满足实体经济、金融企业风险管理的需要,获得超常规发展,公开上市和员工持股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三、技术优先与品种扩充

  CME有2500名员工,其中1800人是IT人员;高盛公司有3万名员工,8000人是技术人员;ICE1000名雇员中,600人是做IT的。亚达盟公司(ADM)技术员工占总人数的20%,公司技术系统共有20多种,每个季度都要进行关键设备和系统的测试。JPMorgan每年投入大约一亿美元进行技术更新,目前它的结算单已经做到可以根据客户要求进行个性化设计。未来我国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的发展也要实施技术优先的战略,依靠技术不断取得进步。

  CME有2000多个期货品种,包括农产品、利率、外汇、股指、能源、金属、另类投资等最多元化的产品系列。但是,据说有些品种推出来,也是10年20年以后才活跃,品种成功率也只有50%。据介绍,凡是推出来比较成功的品种均须同时考虑投资、投机、套利、期货公司等因素。美国期货新品种的推出只需向CFTC报备,而无需经过监管部门批准。CFTC有时候会利用一个月的时间征求市场意见。由此可见,我国期货品种的开发上市仍然有百倍以上的空间。

  四、OTC市场与风险管理

  在美国,场外衍生品交易可以根据客户的需要制定个性化的产品。据了解,美国场外衍生品交易额是场内市场交易额的10倍以上,场外未平仓合约的价值也是交易所市场未平仓合约价值的10倍以上。ICE的OTC市场每天结算的合约多达800到900个,期权和掉期交易是其主要交易对象。在期货公司中,福四通等公司的业务收入中大约一半来自场外交易。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出台“多德-弗兰克法案”,逐步实现场外市场交易由交易所场内清算,并规定,对于不通过清算所的交易,会收取更多的保证金。

  我国也有大量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但这些市场一般小而分散,并且不在证监会监管范围之内,有时还会发生这样那样的问题。能否参考美国场外衍生品市场,将场外市场通过期货公司平台,由期货交易所统一结算?

  美国期货交易所的风险管理有自己的特点。比如,CME每天有不少于250人运用一系列尖端工具,实行24小时监控。当价格向一个方向连续运行时,交易所暂停几秒钟交易,以便让相反方向的单子进来。CME多种产品规定每日价格限制,以及线路终止参数,以鼓励市场信心,减缓市场风险。运用SPAN系统设置保证金参数。CME清算在设置保证金参数时考虑历史价格变动、期货的隐含波动性、宏观经济、市场流动性以及市场集中性等要素。这些先进的风险管理方法是否也值得我们借鉴?

五、时间开发与空间开放

  我们在美国所有见到的机构,没有一家不是全球化交易。在欧美国家,即使一个刚成立不久且很不起眼的企业,它也可能在亚洲、美国、欧洲设立办事处。虽然员工是5天8小时工作,但当美国员工下班时,亚洲员工正在上班,企业可以说每周7天每天24小时不停工作。而我国交易所企业都和员工一样,每周5天每天8小时上班。这样,在国际化竞争中,在时间上我们就大大地输给了别人。

  CME在全球发展合作伙伴,合作的方式包括股本投资、交易撮合服务、联合产品开发、指令路由连接、产品使用授权、联合市场推广、欧洲清算服务等。与BM&FBOVESPA、KRX、NSE、CBOE、DME、MGEX、MCX、THE GREEN EXCHANGE等都有合作,通过合作伙伴增加产品和服务。

  由此看来,我国期货市场走出国门,实行双向开放,也是当务之急。这不仅是国家的需要,期货行业的需要,也是投资者投资的需要。对于大客户,我们要为其提供全球化的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有很多基础性的工作要做,包括培养和教育投资者,大力发展投资机构,打造期货相关机构的体制机制,增强这些机构的体质等。

  中国金融产业“十二五规划”以及党的十八大报告对期货及资本市场、金融行业的创新发展、对外开放,对进一步提高期货及金融行业市场化国际化水平,培育国际一流的跨国公司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在这样一个经济市场化、全球一体化的伟大进程中,可以说,既有机遇也有挑战,最重要的是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不懈探索。

                (本文刊登在2013年7月15日《期货日报》、2013年7月16日《中国证券报》)